尤文图斯vs马德里竞技
您所在位置>首頁>工作動態
我是律師|黃中子:百折仍向西,五年援助苦寒邊疆
發布日期:2019-07-17  來源:湖南律師網  瀏覽次數:37

《我是律師》第三期推薦律師黃中子推薦詞

志之所趨,無遠勿屆,

窮山距海,不能限也。


編者按:

“志之所向,無堅不入,銳兵精甲,不能御也。”黃中子,我省連續五年援助西部的志愿者律師,其精神意志縱然有著改變世界的力量,但支撐鋼鐵意志的,是鮮活可感的人性情感。

640.webp.jpg

“你……你要不要回來一趟,爸出事了。”

2016年12月的某天,黃中子正在準備第二日的刑事法律援助案件的開庭工作。永州老家妻子這通突如其來的電話,令他心中久久無法平靜。

妻子哽咽著說,公公因心臟病被緊急送往醫院,目前還沒有脫離危險。

一邊是關于未成年人罪輕辯護的刑事開庭,身為湖南省律協刑事專委會委員的他十分清楚,刑事案件的開庭一旦錯過,下次通知開庭就更麻煩了;另一邊是曾堅定支持自己“西部法援夢”的父親突發疾病,是否成為“最后一面”,還是未知數……

在黃中子被派駐西部志愿法律援助的五年里,這樣進退兩難、家庭責任與社會擔當難兩全的糾結、痛苦和無奈,已經不是第一次了。

最終,他選擇留下:“我趕回家要倒四五趟車,得三天兩夜,到了醫院還只能在ICU病房外干著急;但我留在這,至少能為失足未成年人爭取來一個或關乎他一輩子的罪輕判決。”

堅持到庭審結束后,黃中子才匆匆踏上歸程。

陪伴了幾日后,還是父親勸黃中子安心法援

五年援助苦寒西部,必然有舍有得。黃中子明了,既然選擇了遠方,便只能歷百折而仍向“西”。


啟程

意料之外的五年法援路           

2012年,司法部、中國法律援助基金會官網公布:在中國西部還有200多個縣沒有一名律師。

而在當時,僅湖南省就有執業律師七八千名。

當黃中子第一次得知“1+1”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要援助西部沒有律師的縣域時,一股沖動油然而生。

“我不同意你去,你是家里的頂梁柱,你走了我們怎么辦?”,妻子堅決反對黃中子報名。她的擔憂和普通人家的妻子別無二致。

“咱爸雖然年紀大了,但還身體硬朗,我去一兩年就回來陪你們。”渴望著擔當律師社會責任的黃中子勸慰妻子道。

這不是“曲線救國”的策略,當時的黃中子自己也沒料想到,這一走就是五年。

2012年4-6月,黃中子報名“1+1”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,并赴京培訓;

同年7月,即被派至云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維西傈僳族自治縣。

黃中子連續多年獲“1+1”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優秀法律援助律師”光榮稱號

2013年6月,黃中子志愿前往新疆阿勒泰地區布爾津縣。

2014年6月,黃中子被重新調配到新疆烏魯木齊縣。

2015年7月,黃中子又轉戰平均海拔近4500米的西藏那曲。

海拔4500米是概念——“提一桶水走兩三百米的路,都要歇息喘氣好幾次。”

640.webp (1).jpg

“援助西部最困難的還不是環境艱苦,而是和寂寞作對抗”。每到夜幕低垂,一個人在宿舍,他總會思念家鄉的父母、妻子、孩子。而親人何嘗不是如此。

“媽媽總說你明天回來,明天回來,你什么時候回來,別的同學都有爸爸媽媽接送,我只有爺爺奶奶接送。”黃中子走時,兒子才4歲,而回來時,兒子已經小學3年級了。

缺席兒子成長的關鍵時期,讓父子間產生了間隙。到后來,兒子甚至已經不愿意和黃中子通電話了。

直到近幾年,兒子長大些了,才能理解到父親這五年堅持的緣由所在,并為此驕傲。


堅持

讓更多人不再害怕被社會遺忘

云南維西傈僳族自治縣,一個在地圖上都不太容易找到的偏遠區縣,因為交通閉塞,經濟滯后,縣里沒有一名律師,百姓也請不起律師。當地人對于外來律師,既質疑又渴求。

“你是誰,為什么不說本地話?”

“我是北京派來的湖南志愿者律師,為你們提供法律援助。”黃中子深諳法治溫度的傳遞,一靠“毛遂自薦”主動觸達,二靠“潤物無聲”堅持奉獻。

在云南維西傈僳族自治縣,拄著雙拐的母親帶著沉默的女兒羅玲(化名)請求法律援助。女兒本準備年底結婚,但不幸在爆炸中失去左腿,后被取消婚約,生活頓失希望。

為了給女孩尋回正義與繼續生活的勇氣,黃中子積極調查取證,先后5次驅車到離縣城80余公里,需艱難行進三個小時車程的偏僻山村。

法庭上,他補充了后期護理費、義肢安裝費,提出了共計73萬余元的全面賠償請求。

法庭下,他對被告動之以情,曉之以理:“你們是開礦的,拿出這筆錢是有能力的,雖然周轉有點難度,但希望你們克服,錢還可以賺回,但她的腿卻再也長不回了。”最終,黃中子成功敦促家屬積極代為履行賠償義務。

在布爾津縣,60多歲的馬英梅(化名)因不滿離世丈夫單位的優待政策而經常上訪。經多方協調,黃中子成功為老阿媽爭取到了政策性補貼,讓老阿媽得以息訪息訴、安穩生活,膝下無子的老人也把黃中子當成了“親兒子”,每周都要來辦公室和他談談心。

在烏魯木齊縣,被欠薪的甘肅農民高朝春(化名)在天寒地凍中找到黃中子。零下二十多度中,黃中子奔波十多天,終于為他討回了一萬多元辛苦錢。

雖然再不啟程,家鄉就要因暴雪結冰而道路難行,但高朝春依然堅持多留一日,只為第二日親自送上錦旗!

在高寒缺氧的西藏那曲,黃中子臉色蒼白,每天都能感受到后腦勺血管的劇烈跳動。克服語言不通,可以找雙語干部,但“個人力量單薄”的缺憾感,卻如鯁在喉。

“當時整個那曲幾十萬人只有我一名律師,基層律師再能干,一年處理二三十起案件也已經滿負荷。很多老百姓離那曲還有很遠,但依然長途跋涉來找到我們求助。”

五年來,黃中子的付出,得到了邊疆群眾和各服務地地方黨委政府的一致肯定。五年來,他接待法律咨詢過萬人,講授法治課50余場,辦理法律援助案件200件,為受援群眾挽回經濟損失近600萬元


接力

我希望還有更多同行者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從西南邊陲到西北邊疆,再轉戰青藏高原,黃中子的故事,是“1+1”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的縮影。他是1100余名志愿者中的突出一員。

今年7月,“1+1”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再次出發,派出116名執業律師,105名大學生志愿者、基層法律服務工作者,奔赴中西部。

“1+1”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自2009年啟動以來,十年堅持,成果豐碩、成績突出、成效顯著:派出了1100多人次志愿者,觸達了中西部400多個縣(區),開展普法宣傳和法治講座20500余場,辦理法律援助案件65900余件,為受援群眾挽回經濟損失約為39.8億元,使1600萬余群眾直接受益。

很多人心中有一個疑問:“1+1”行動吸引全國1100余名志愿者接力傳承的魅力究竟在哪?

或許正如黃中子所言,當看到送別人群中,曾失去左腿的受援女孩已裝上假肢,生活步上正軌,我便自覺自己律師身份下的社會價值與自我價值實現了。

泰戈爾說,“你的陽光對著我心頭的冬天微笑,從來不懷疑它是春天的花朵。”法律援助志愿者傳遞出的法治溫度,讓法治成為人民的共同信仰。

因為有邊疆群眾的殷殷期盼:“黃律師,你一定要回來啊”;

因為有發自肺腑的錚錚誓言:“明年我還想去新疆”;

因為有家庭后方的理解支持:“好,那我回家上班和帶孩子,家里的事就交給我”;

所以,黃中子最終成為了湖南省連續五年援助西部的志愿者律師。

“1+1”行動的接力棒正在全國傳遞,黃中子說,我希望還有更多同行者。


后記:

我們強調讓榜樣走下“神壇”,確因他們是我們身邊有血有肉的存在。他們有得有失,有苦有淚,他們會被彷徨的眼神所觸動,他們會因樸實的感謝而更加執著。黃中子,一位未曾一開始便想著偉大,卻在每一次選擇中都選擇“偉大”的優秀西部法律援助志愿者律師,雖九死尤未悔,歷百折仍向西,千磨萬擊還堅勁,任爾東西南北風。


湖南省律師協會版權所有,轉載本站內容,請注明出處  湘ICP備15009664號
尤文图斯vs马德里竞技 手游棋牌游戏招代理 上海时时买单双 篮彩专家推荐 时时黄金分割3中2 福利彩票57期开奖结果 迪士尼快速赛车彩票 彩票最好的平台是哪个平台 bbin电子游戏有多少种 辽宁12选五爱乐彩 大乐透走势图渐江风彩全部走势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肯定牛 福彩双色球19058开奖结果果